海上風電搶裝背后:供應鏈上的較量

發布時間: 2019-09-18   來源:能源雜志  作者:本站編輯

  風機廠商海上爭雄,背后產業鏈也隨之忙碌和緊張。

  2018年末,部分省份加速核準,“海上風電即將迎來搶裝潮”的聲音驟增。今年5月24日國家發改委發布《關于完善風電上網電價政策的通知》,直接推高海上風電搶裝潮。

  《通知》規定將海上風電標桿上網電價改為指導價且逐年下調。2019年符合規劃、納入財政補貼年度規模管理的新核準近海風電指導價調整為每千瓦時0.8元,2020年調整為每千瓦時0.75元,同時新核準海上風電項目全部通過競爭方式確定上網電價。

  海上風電搶裝來勢迅猛,供應鏈迎來大考。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業委員會秘書長秦海巖指出:“(海上風電)各方面需要補的短板還有很多,比如軸承、主軸、大型鑄鍛件,還有大型葉片,這些零部件的產能都是能數得過來的,適用于海上的大型風電設備無論技術還是產能尚需提高?!?/p>

  因此,有關“產業鏈能否支撐當下的發展速度,搶裝是否為產業長遠發展埋下隱患”的討論此起彼伏。

  遠景能源高級副總裁田慶軍在2019年海上風電及產業鏈主題論壇上指出中國的海上風電既要加快技術進步、提高風能利用效率,又要實事求是循序漸進、可靠性先行。海上風電發展必須要堅守高質量發展、安全高效的可靠性底線。

  當然堅持安全可靠的原則也是業內共識,因此對各大整機廠商而言,表面上是爭食盛宴,實際上則是彼此間供應鏈整合能力的較量。

  全產業鏈忙碌

  公開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海上風電總裝機容量為445萬千瓦,在建647萬千瓦。據中央廣播電視總臺中國之聲《新聞和報紙摘要》報道,我國已成為僅次于英國和德國的世界第三大海上風電國家。

  目前看來,整個產業鏈都處于一種忙碌的狀態,開發商忙著搞投資,設備制造商則忙著交付訂單。

  據CWEA發布的《中國風電產業地圖2018》顯示,截至2018年底,海上風電開發企業共18家,其中,累計裝機容量達到20萬千瓦以上的有國能投、國電投、三峽集團、華能集團、東海風電和國家電網,這6家企業海上風電機組累計裝機量占海上風電總裝機容量的80.9 %。

  而2019年,開發商更是加大海上風電的投資。其中,華能集團與江蘇省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根據協議,雙方將投入1600億元打造華能江蘇千萬千瓦級海上風電基地,建設研發、制造、施工、運維一體化的海上風電產業基地。

  與開發商加緊投資的步伐一致,整機商則在整機制造、交付方面積極運作。據了解,2018年海上風電新增裝機比2017年增長40%。2019年上半年,海上風電新增裝機容量40萬千瓦,累計裝機容量484萬千瓦。

  而作為國內最早參與海上風電的技術裝備企業,田慶軍介紹說:“截至今年上半年,遠景能源4MW級海上風機已實現累計交付超過120萬千瓦,最早投運的海上風電機組已穩定可靠運行超過7年?!?/p>

  海上風電搶裝的展開也帶動了配套設備產業的飛速發展。以電纜為例,據中天科技海纜有限公司總工程師胡明介紹,早在2013年,中天科技便預計到了海上風電爆發的發展需求,于是對內部產能和生產線開始進行調整。

  預計到2020年,中天科技的海纜產品交付能力可達到1500km。同時中天科技計劃在廣東建立第二生產基地,預計2020年投產,產能將進一步擴充。

  供應鏈上的較量

  盡管目前行業內一片繁忙,但是業內對搶裝潮的質疑和擔憂從未停止。而產業鏈上的各家也在努力發揮自家所長,以應對搶裝。

  江蘇海上龍源風力發電有限公司總經理杜杰認為,海上風電搶裝潮會帶來一些問題:首先是施工問題,現在每年海上風電的安裝容量在200萬千瓦到300萬千瓦左右,盲目搶裝會造成施工質量和施工安全的隱患;第二,設備產業供應也很難支撐強大的搶裝潮,現在風機設備以及海纜產能對搶裝潮的支撐力度是不夠的。今后的運維也會增加隱患。

  作為風電產業的關鍵一環,整機廠商承擔著風電高質量運行的主要責任。搶裝潮下,整機廠商的供應鏈管理能力備受考驗和關注。

  遠景能源最早投運的海上風電機組已經運行超過7年。而遠景能源也打造出一套供應鏈管理系統,就是通過技術穿透產業鏈以及專業化管理提高產業鏈的整體水平。據了解,遠景能源的關鍵戰略大部件基本都是三家供應商以上,其中鑄件供應商有5家以上,葉片供應商4家以上。用同樣的標準開發分散供應鏈,保證安全可靠的交付。

  據遠景能源全球技術委員會主任Kurt Andersen介紹:“遠景能源自己設計葉片、發電機和變頻器等關鍵零部件,然后委托其他廠商做OEM?!?/p>

  Kurt Andersen表示這樣容易把供應鏈打開?!耙驗殡S著自身對部件設計能力的加深,遠景能源可以非常積極地去擴展供應鏈,充分保證安全;其次,通過對設計了解,遠景能源對質量標準、關鍵工藝的控制更加深入,也能進一步保證對部件質量的控制?!?/p>

  眾所周知,葉片、齒輪箱等零部件在風機中的作用無可替代,正因如此保證零部件的供應在搶裝中尤為重要。

  “現在國內市場上的所有葉片模具量,可以滿足一定程度的2021年海上風電的搶裝需求。但葉片中主要材料短缺,很多葉片企業因為關鍵材料供應不上,導致供貨緊張?!盠M大客戶總監陳雅亮表示,作為世界第一大葉片供應商,LM選擇通過技術進步以及內部的創新管理,能夠基于現有不擴產的情況下,進而實現產能大幅度提升。

  未來,大兆瓦齒輪箱還有技術進步和成本下降的空間。但是因受制于鑄件產能不足,齒輪箱廠家在短期內實現產能提升的挑戰很大。據ZF風電中國區銷售經理劉光祥介紹,今年ZF風電天津工廠會產出400臺以上4兆瓦級別齒輪箱,在4兆瓦到5兆瓦產品系列上齒輪箱具備支撐中國海上市場需求的能力。

      關鍵詞: 海上風電

稿件媒體合作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58689070

廣告項目咨詢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5404

投訴監管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58689065
云南昆明| 姜堰| 保定| 玉环| 黄山| 菏泽| 三门峡| 乌兰察布| 四平| 六安| 百色| 宝鸡| 巴音郭楞| 株洲| 大连| 忻州| 黄南| 桐城| 吉林| 广州| 荣成| 临猗| 莱芜| 林芝| 商丘| 万宁| 安阳| 巢湖| 巴中| 牡丹江| 兴安盟| 赣州| 吕梁| 内蒙古呼和浩特| 吐鲁番| 南通| 鞍山| 绥化| 霍邱| 郴州| 秦皇岛| 五指山| 黑河| 龙岩| 保亭| 神农架| 莆田| 天长| 海拉尔| 抚顺| 衡水| 昭通| 襄阳| 常德| 昌都| 黑龙江哈尔滨| 娄底| 玉溪| 甘南| 达州| 湛江| 塔城| 宣城| 丽水| 长葛| 阿勒泰| 赣州| 连云港| 大庆| 潮州| 伊犁| 阿拉尔| 万宁| 汉川| 天水| 德清| 许昌| 清徐| 蚌埠| 湖南长沙| 焦作| 黑龙江哈尔滨| 宁国| 芜湖| 内江| 海拉尔| 保定| 丹阳| 石狮| 清徐| 三亚| 惠州| 新余| 平潭| 遵义| 庆阳| 丽江| 孝感| 遂宁| 庄河| 五指山| 香港香港| 扬中| 营口| 漳州| 抚顺| 海门| 阳春| 三沙| 潮州| 渭南| 酒泉| 台州| 五指山| 郴州| 四平| 定州| 迪庆| 嘉峪关| 佳木斯| 迁安市| 桂林| 醴陵| 平凉| 云浮| 香港香港| 吐鲁番| 本溪| 乌海| 日照| 马鞍山| 汉中| 高雄| 广元| 阿拉善盟| 江门| 宝鸡| 烟台| 湖北武汉| 安徽合肥| 乌兰察布| 鸡西| 蚌埠| 石河子| 蚌埠| 泉州| 龙口| 眉山| 绥化| 西藏拉萨| 楚雄| 牡丹江| 沧州| 马鞍山| 广西南宁| 曲靖| 清徐| 资阳| 河北石家庄| 贺州| 鸡西| 遂宁| 邳州| 宿州| 石河子| 盘锦| 临汾| 乌海| 益阳| 莱芜| 包头| 曹县| 东阳| 阿坝| 泰安| 湛江| 郴州| 濮阳| 乐山| 阳江| 青州| 赵县| 海南| 五家渠| 福建福州| 武夷山| 新余| 赣州| 河南郑州| 桂林| 普洱| 武夷山| 龙口| 遵义| 海丰| 新余| 哈密| 梅州| 宿州| 咸阳| 黔西南| 天长| 咸阳| 昭通| 威海| 滁州| 张家界| 驻马店| 庄河| 秦皇岛| 仙桃| 三沙| 灌云| 怒江| 惠州| 沧州| 盘锦| 昭通| 义乌| 黄石| 武威| 恩施| 海北| 临汾| 大庆| 武安| 鄂尔多斯| 六盘水| 白沙| 镇江| 济南| 广汉| 秦皇岛| 澳门澳门| 济南| 平顶山| 东方| 新沂| 阿里| 曲靖| 赵县| 林芝| 通化| 汉中| 济南| 海拉尔| 迪庆| 平凉| 醴陵| 哈密| 金坛| 曹县| 建湖| 大连| 鹤岗| 甘肃兰州| 如东| 枣阳| 平潭| 淮北| 河池| 潜江| 岳阳| 西双版纳| 淮北| 白山| 山东青岛| 葫芦岛| 章丘| 枣庄| 商丘| 正定| 毕节| 屯昌| 呼伦贝尔| 保定| 九江| 深圳| 宜宾| 汝州| 诸暨| 马鞍山| 瑞安| 黄冈| 大庆| 阳泉| 万宁| 吉林长春| 松原| 张北| 崇左| 济南| 苍南| 漯河| 琼中| 库尔勒| 建湖| 大丰| 眉山| 本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