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砥礪前行 推動電力工業走向市場化

發布時間: 2019-10-11   來源:中國電力企業管理  作者:谷 峰

  2019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我國的電力工業伴隨新中國的發展,也走過70年的崢嶸歲月。在這個有紀念意義的年份里,我國電力工業的熱詞非“市場”一詞莫屬。從世界范圍內來看,電力工業經濟機制的發展軌跡通常分為分散起步-發展聯合、規模效益-紅利達峰、市場改革-提高效率、結構調整-轉型發展四個階段。近年來我國經濟的飛速發展,使得我國電力工業發展階段踏上了與他國不同的道路,在處于市場改革-提高效率的階段肩負著以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為主要特征的結構調整-轉型發展任務,也為我國的電力市場化改革帶來更大難度。需要強調的是電力工業市場化是站在前兩個階段發展的基礎之上,我國長達近70年的前兩個階段已為電力工業經濟機制走向市場化提供了各項必備條件,使得市場化成為當前我國電力工業發展的必然。

  電力供應能力寬松

  是市場化的首要條件

  從國際經驗來看,電力市場機制建設一般始于電力供應平衡有余的時期,電力系統需要具有較強的保障和供應能力。我國電力工業經過70年發展已完全滿足這個條件。1949年,我國發電裝機容量只有185萬千瓦,年人均用電不到8千瓦時;1978年,我國發電裝機容量達到了5712萬千瓦,年人均用電量261千瓦時;2018年我國發電裝機容量19億千瓦,年人均用電量接近5000千瓦時。70年電力工業的發展使我國發電裝機增長超過1000倍,發電量增長超過1600倍,人均用電量增長超過630倍。在電力工業發展的過程中有兩個促進高速發展的“助推器”,第一是80年代我國提出了“多元化、多渠道投資辦電”,全國雨后春筍一般出現了許多地方發電集團和外資發電企業,增加了發電投資的來源,加快了發電投資的速度。第二是2002年,原國家電力公司進行廠網分開,成立了五大發電集團,采用滾動發展的方式,通過同業對標提高效率,滿足了加入WTO后,我國經濟快速發展的電力需要。在投資主體多元化的同時,國家對電力項目管理形成了依據基準利用小時審批發電項目、核定發電標桿電價,以及年發電計劃分配制度,這套計算利用小時審批項目、給與電價、分配生產計劃的制度形成了有中國特色的成熟的“管生又管養”制度,是過去近20年供應能力大發展的基本制度保障。經過電力行業體制機制的不斷調整和優化,到2012年,我國徹底在電力工業史上第一次全面擺脫了電力供應緊張的局面,而后煤電的利用小時一直處于低位徘徊狀態,標志著電力供應能力已經能夠基本匹配我國經濟發展未來一段時間的需要,這樣我國的市場化建設就具備了最為重要的先決條件,可以把發展目標從“用得上電”轉向“高效用電”。

  電網輸送能力的充分提高

  為市場化提供了網絡條件

  電力市場是依托于電網的市場經濟,電網是電力市場通過價格信號優化電力資源配置的網絡條件。對電力市場主體來說,沒有充分發展的電網,如同缺乏強大物流公司背景下的買家和賣家,交易無法最后完成,市場的流動性也會減弱。70年來我國電網發展歷經了從孤網到區域電網,再到全國電網覆蓋到村的發展歷程。1949年,我國電網是典型的覆蓋率低、連通性差、電壓低的孤網型電網,只覆蓋少數大城市的部分地區,多以城市為中心的孤立電廠和相應的低壓供電。到改革開放前的1978年,全國電網覆蓋率已經發展為接近一半,電網主要以相對孤立的省級電網、城市電網為主,電網間并不互聯。2002年開始,“廠網分離”使得兩網尤其是國家電網有動力重點建設跨大區聯網,從而建成全國統一的聯合電網。2011年青藏聯網工程的建成投運,標志著除臺灣省外,我國各省域電網全部實現聯網,全國形成了電網互聯的格局。截至2018年,全國電網已經形成了華北、東北、華中、華東、西北、南方六個大型區域交流同步電網,除西北電網以75萬伏交流為主網架外,其他電網均以50萬伏交流為主網架,華北電網和華東電網建有100萬伏特高壓交流工程,在全國范圍內形成了縣、鄉、村、戶通電率達百分之百的態勢。我國電網的發展水平,使中國電力市場的頂層設計在市場范圍的選擇上變得尤為從容。其一,任何一個地區電網均具備建設電力現貨市場的網絡條件,其二,臨近同屬于一個交流網的若干省也具備直接建設區域電力市場的網絡條件。不但六大區域內各省之間電力交換和輸送靈活可靠,而且一些區域之間的調劑能力也大大增強。同時,我國電網目前的條件,可以支持國際上現有任何市場模式設計,不會和美國一樣,由于電網物理約束必須選擇節點邊際電價為基礎的集中式市場模式,被迫陷入市場模式選擇單一的窘境。

  電力調度自動化裝備水平進步

  為市場化提供了技術條件

  電力調度自動化系統是電力系統調度運行的神經中樞系統,為電力市場運營提供基礎數據和安全分析功能,沒有可靠的電力調度自動化系統,就無法建設可靠的電力市場技術支持系統,也就無法開展市場交易。新中國成立初期至及以后很長一段時間,由于電網以孤網方式為主存在,電力調度自動化系統水平很低。上世紀80年代至今,我國電力調度自動化系統有了質的飛躍。省級以上調度(具有發電調度權的國調、區調和省調)均已經配備了國際領先水平的電力調度自動化系統(EMS);基礎廠站自動化水平也均有跨越式提高,準確的實時信息成為調度運行的“家常便飯”;采集裝置、遠動裝置、主站采集分析控制系統等技術進步和有關標準的制定,實現了電力調度自動化系統的標準化和一體化;網絡拓撲、狀態估計、調度員潮流、安全分析、負荷預測、發電計劃、調度員培訓仿真軟件在調控中心、科研機構、高等院校的共同努力下,在實際工作中得到了普遍應用。隨著智能電表的廣泛采用和電能量計量(TMR)、用電信息系統的建成,已經能夠實現分時段的關口電量自動采集、統計、分析。因此,全國范圍內,電力現貨市場技術支持系統所需的基礎性數據和技術條件已經具備,為電力市場的建設和運營提供了良好的技術條件。

  電力行業的拆分與新生力量引入

  為市場化提供了多元化主體條件

  我國在改革開放前供給側處于長期政企一體、獨家投資的狀態,大一統的電源投資,使行業內不存在能夠競爭的市場主體,隨著多元投資辦電和廠網分開政策的落實,我國發電領域產生了一批商業化運營的電力企業,同時,外資和民營企業投資的電源企業加入,更加豐富了發電側市場主體的來源。發電主體多元的過程中,即使電能量仍維持原有的計劃體制,但是由于投資主體的不同,仍然催生了輔助服務補償機制的誕生,促使輔助服務在電能量市場化之前已經進行了帶有市場化特點的探索。2015年印發的中發9號文,推動售電業務放開和增量配網投資主體多元化,隨著這項政策措施的落實,為幾十年不變的電力分配、銷售圈子帶來了很多熟悉的“陌生人”。目前,全國售電公司已達近萬家,除了發電企業、電力用戶、傳統電網企業背景的售電公司外,以傳統涉電涉能(源)行業企業為母體的售電公司也已大量出現,部分售電公司還由一些“跨界”的投資主體設立。電網、發電廠、用戶為背景的售電公司大多已經開展競爭性的直接交易業務,其他售電公司開展業務的占比較低。售電公司的進入,活躍了直接交易,帶動了各種營銷方式的出現。截至目前,國家已經批準了四批增量配網項目試點。按照國家的計劃,要全國各地市全覆蓋,我國的配電網項目投資第一次向社會主體開放。配售電業務引進的這些新主體,帶有明顯的“負熵”特點,沒有電力系統的固有思維和歷史負擔,拒絕接受一些“潛在的排序和規則”,要求對等的經濟地位和公平合理的商業秩序,成為了電力交易市場化過程中要求打破計劃運行和管理體制最為堅決的一個群體?!皢柷堑们迦缭S,為有源頭活水來”,新主體為電力行業的持續健康發展帶來新鮮血液。新主體加入電力圈,為電力行業帶來的新的思維方式,連同老而彌堅的多元化投資發電主體,滿足了市場化競爭所需的主體條件。

  電力管理體制的發展

  為市場化準備了一定的監管條件

  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歷經了燃料工業部、電力工業部、水利電力部、能源部等多個部級主管部門的機構改革。最重要的變革有兩次,一次是1997~2001年間,國家著力解決政企合一問題,撤銷了原電力工業部,成立了國家電力公司,同時將政府的行業管理職能移交到經濟綜合部門。經過改革,電力工業的組織結構及其所有制發生了變化,政企分開改革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行政壟斷問題。另一次是2002~2013年,國家進行了政監分離的改革嘗試,建立了國家電力監管委員會,國家電力監管委員會是我國電力工業史上第一個不管電力企業人、財、物的監管機構。國家電力監管委員會存續期間進行了區域市場建設試點,建立了基于計劃體制下的廠網間規章體系,受該時期經濟高速增長電力供應進展影響,市場建設并未取得根本突破,市場監管也僅僅進行了初步探索。生不逢時的國家電監會,雖然沒有完成市場化的本職使命,但是對計劃體制下的跨省區交易、發電權交易、輔助服務補償機制進行了“證偽”,證明了在電能量不進行市場化的背景下,其他周邊“產品”無法實現市場化。盡管國家電監會在2013年與原國家能源局合并,組建新的國家能源局,再次走上了政監合一的道路,但是國家電力監管委員會十年的艱辛探索給未來的市場監管留下寶貴的經驗,特別是其全國范圍內的派出機構得以保留,仍然與電力企業的人、財、物完全隔離,保持了獨立專業監管機構的基礎,為電力工業的市場化提供了初步的監管準備。同時,政府職能轉變加速,各相關職能部門也逐漸意識到要通過符合市場要求的方式進行宏觀調控和監管,直接插手具體經濟事務的管理行為持續降低,逐步向市場化背景下的監管工作轉型。

  科研教育的發展和國際交流

  為市場化提供了人才條件

  電力工業是技術密集型的行業,人才始終是電力行業生產力中最為活躍的因素。伴隨電力工業的發展,我國電力工業對人才,特別是高端人才的需求與日俱增,教育部直屬重點大學和部屬院校,以及各級職業技術學校為電力行業輸送了千千萬萬的人才。尤其在改革開放之后,通過學習國外先進經驗和先進技術,培養了大批具有市場意識、與國際管理方式接軌的人才隊伍。國門打開后,通過訪問學者、企業交流等形式,大量人員走出去、引進來,直接提高了電力行業適應市場化的水平。還要指出的是,在培養市場化人才的事情上,電力企業對外投資起了很大作用。截至目前,發電企業對外投資涉及輸配電、水電、火電、新能源等多個領域,投資區域遍布美洲、歐洲、大洋洲、東南亞、南亞、俄蒙、中亞等國家和地區,海外投資年復合增長率高達57%,投資范圍涉及52個國家,其中很多國家都是市場化國家。通過直接投資運營電力市場化國家的企業,開拓了國內員工的視野,降低了面對市場化的不安,熟悉了市場化環境下電力企業的運營機制,對市場化的人才隊伍培養幫助很大。

  70年的砥礪前行,70年的不斷發展,為電力行業進入市場化階段準備了首要條件、網絡條件、技術條件、監管條件和人才條件。這是在我國綜合國力不斷增強過程中,一代又一代電力人不斷努力的結果。當我國進入通過市場化改革提高電力行業效率階段的時候,全球范圍內的清潔化、低碳化的能源轉型開始了,我國的電力工業將面臨市場化和清潔化兩大任務。市場化的路注定是不輕松的,注定是曲折的,加之電源結構調整和能源革命的要求,新一代的電力人將負重前行?;赝?0年來電力人的薪火相傳,相信在未來的日子里,電力行業還會向祖國交出滿意答卷。

      關鍵詞: 電力工業

稿件媒體合作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58689070

廣告項目咨詢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5404

投訴監管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58689065
黔东南| 遵义| 禹州| 邯郸| 新余| 永康| 茂名| 通辽| 嘉兴| 昌吉| 醴陵| 临夏| 神木| 宜昌| 马鞍山| 宿州| 白城| 大连| 伊犁| 六安| 和田| 滁州| 汉川| 安阳| 抚州| 武夷山| 无锡| 大连| 淄博| 迁安市| 新泰| 乌海| 沭阳| 肥城| 大连| 乐清| 宁德| 柳州| 衡水| 百色| 鹤壁| 武安| 垦利| 商洛| 保定| 江门| 燕郊| 乐清| 海门| 云南昆明| 马鞍山| 梧州| 淄博| 长垣| 诸暨| 佛山| 恩施| 绍兴| 威海| 唐山| 海北| 鄢陵| 安岳| 洛阳| 迁安市| 山西太原| 山西太原| 海北| 辽宁沈阳| 巴中| 宁波| 常州| 萍乡| 承德| 牡丹江| 丽水| 临汾| 琼中| 霍邱| 阳泉| 齐齐哈尔| 如东| 德州| 酒泉| 宝应县| 晋城| 喀什| 黑河| 五指山| 毕节| 庄河| 龙口| 海东| 阿拉尔| 东台| 连云港| 保山| 乳山| 永新| 日喀则| 广汉| 保山| 湖州| 来宾| 烟台| 德阳| 张家界| 鹤壁| 西藏拉萨| 巴音郭楞| 西藏拉萨| 保定| 安阳| 忻州| 大理| 朝阳| 德阳| 澳门澳门| 新余| 武夷山| 宜都| 迪庆| 永州| 开封| 泰安| 琼中| 秦皇岛| 开封| 山南| 湘潭| 任丘| 柳州| 镇江| 五指山| 玉环| 新余| 三明| 瓦房店| 嘉善| 汕头| 塔城| 楚雄| 临沂| 神农架| 白银| 和田| 株洲| 晋城| 博尔塔拉| 商丘| 靖江| 顺德| 大庆| 宜宾| 云浮| 东莞| 阳江| 白银| 长治| 泰州| 金华| 漯河| 临海| 靖江| 库尔勒| 青海西宁| 泰安| 仁寿| 甘孜| 昌吉| 湖南长沙| 娄底| 乌海| 南京| 晋江| 鹤壁| 南京| 咸阳| 保山| 四平| 屯昌| 天水| 宿州| 安吉| 六安| 神农架| 阿克苏| 曹县| 临夏| 瑞安| 阿克苏| 厦门| 乐平| 张家口| 宿州| 烟台| 单县| 滁州| 西双版纳| 昌吉| 马鞍山| 株洲| 贺州| 武安| 台北| 神木| 许昌| 渭南| 丹阳| 徐州| 六安| 秦皇岛| 天水| 厦门| 黄石| 温州| 果洛| 吉林| 建湖| 江苏苏州| 无锡| 韶关| 鹤岗| 昌吉| 黄冈| 南充| 莒县| 淮北| 慈溪| 蓬莱| 黄山| 松原| 西双版纳| 吉安| 大丰| 开封| 九江| 玉树| 阳春| 龙岩| 陕西西安| 廊坊| 恩施| 浙江杭州| 宝应县| 安徽合肥| 张家界| 铜陵| 瓦房店| 临猗| 高雄| 松原| 滨州| 六安| 德宏| 涿州| 赤峰| 宁波| 舟山| 阳春| 浙江杭州| 茂名| 台山| 义乌| 运城| 安庆| 衡水| 海拉尔| 仁怀| 武夷山| 聊城| 黄南| 葫芦岛| 克拉玛依| 那曲| 甘肃兰州| 云南昆明| 台北| 永新| 白沙| 昌吉| 嘉兴| 黄山| 漳州| 台州| 项城| 保定| 嘉善| 株洲| 临沧| 黔东南| 博尔塔拉| 张北| 阿拉善盟| 燕郊| 诸城| 新疆乌鲁木齐| 黄冈| 明港| 澳门澳门|